第8章 求之不得

止戈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百度中文网 www.bdzw.cc,最快更新帝国夫夫指南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三个人一时间竟然无话可说。向来不熟悉的人,忽然要装出父慈子孝的样子,兰卡实在做不到。

    他想说一会儿还有训练,今天的通话能不能就到这里。

    塔隆大帝的声音却传了过来:“兰卡,抬起头。”

    兰卡抬头一看,钮德曼大帝已经坐在椅子上旋转了九十度,正指着墙上的一副地图问他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帝国疆域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偌大的疆域全部属于帝国。”塔隆大帝点点头,“一千多年来,帝国的领土不断扩张,势力不断强大,可千万不能毁在我们手里。你以后面对的不仅仅是外星系的敌人,帝国内部那些老家伙也会盯着你,如果你继承了皇位,他们会恨不得喝你的血,吃你的肉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他喝了口茶,继续道:“先辈们征战千年,父皇不希望,帝国有一天会葬送在你手里!你现在吃的这点苦,受的这点罪算得了什么?作为太子殿下,尊贵的身份同样也意味着无上的责任。今天一个小小的病痛就能打倒你,往后你让我怎么放心把整个帝国交到你手里?血肉之躯都控制不了,往后还能成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“父皇!”兰卡再怎么隐忍,也受不住他这样的斥责,他大声质问道,“在您心里,我就是个毫无用处的人是吗?”

    塔隆大帝见他顶嘴,顿时恼火起来:“你还能有什么用处?罗兰中将跟我报告你的情况时,真是丢尽了皇室的颜面!”

    “颜面?皇室的颜面比我的命还重要?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塔隆大帝拍案而起,一张脸被怒火烧的通红,“你竟敢这样跟朕说话!朕养育你十八年,就是让你来跟朕叫板的?你要是再敢这样猖狂,朕就废了你的太子之位!”

    “我求之不得!”兰卡蹭地站起来,毫不示弱,“废了我,正好让伊诺来尝尝,这个太子之位究竟是什么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孽畜!”塔隆大帝气急败坏,一把抓起案上的茶杯朝兰卡甩了过来。

    兰卡下意识地一闭眼,哪怕隔着厚厚的屏幕,却依旧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。那一杯滚烫的茶水像是真的泼在他脸上一样。他摸了摸脸颊,睁开眼去看屏幕,屏幕上只剩下一片雪花点。

    他颓然地瘫坐在地上,一只手紧紧抓着床单,忍着心中巨大的痛楚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良久,门外传来西格玛担忧的声音。

    兰卡抹了一把脸,从地上站起来,冷静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弗雷格连忙推开门,带着两个机器人走进来,又是一阵忙乱的检查。

    “殿下,学院的训练强度太大了,”弗雷格望着兰卡汗湿的白色衬衫,禁不住有些心疼,到底才刚满十八岁,又是这样的情况,连他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。他忍不住劝道,“殿下身体不好,不如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兰卡闭了闭眼,将身上测量的仪器拿开,“尸位素餐,我还丢不起这个脸。”

    兰卡心里哪怕生出了一丁点的软弱,在跟塔隆大帝的谈话不欢而散后,这点软弱也被他亲手碾碎了。

    洗了澡,西格玛端着准备好的饭菜,兰卡一连吃了两碗才放下:“去,把我的训练服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你真的要去?”西格玛僵在原地不肯动,“不如下午好好休息,明天再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有说完,看到兰卡目光直直地望过来,立刻不吱声了,默默将训练服摸了出来。

    训练服都是统一的灰色样式,可是穿在兰卡身上就是不一样。别人那叫买家秀,他那就叫衣架子。

    兰卡才走到训练场上,正在训练的新生目光全都偷偷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立正,向右看齐。”教官一声令下,所有学生全部向……兰卡的方向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兰卡双臀肌肉一僵,默默忍受着这些人的视奸,而后状似毫不在意地迈着僵硬的步子朝教官走去。

    “报告!”兰卡敬了个军礼。

    “向前看,稍息。”又一声令下,那些目光再次投射到兰卡身上。

    兰卡后槽牙都咬的疼,偏偏教官像没看见他一样,一边踱着步子一边骂:“你看看你们像什么样子,一个alpha,就让你们看的眼睛都直了!”

    全体学生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教官你确定不是你说向右看齐向前看的么……

    “这要是个omega,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教官吗?”教官越说越生气,双手背在身后,手里教鞭攥的死紧,大声呵斥道,“入学考试竟然考出这样的成绩,我都替你们丢人。五百个人,竟然没有一个撑到第二天的,帝国建立千年以来,这是我听说过的最烂的成绩!等你们上了战场,分分钟就让敌人端了老窝。”

    训话的教官名叫安娜,是一名女性alpha,实力霸道,作战经验丰富,强悍到连胸前的波涛汹涌也掩盖不了身上的暴戾。

    她今年已经八十岁了,相对于正常人两百岁的寿命来说,正当壮年——可是脾气就像更年期提前一样。

    安娜又道:“唯二的两个人撑到了半夜,然后主动制造动静暴露了身份,这两个人就是兰卡和科维其。尤其是那个兰卡,身体突发状况却依旧在坚持,听说带回来的时候已经昏迷了。这样的人才是你们应该学习的榜样,而不是随随便便一个脸长的好看的,就让你们眼珠子都掉到地上。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人群诡异地安静了一下,然后才听到这群学生蚊子一样嗡嗡叫起来:“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就这么点气势?”安娜横眉一竖,“给我大声点。”

    “听见了!”这回声如洪钟,半个训练场都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安娜教训完这群菜鸟,顿觉神清气爽,这才发现被她扔在一旁的人。

    “哟,这里还有一个呢。”她拿起教鞭在手里掂量掂量,眯着眼睛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兰卡,“怪不得大家都盯着你看,长得倒是不赖。”

    兰卡心里已经开始滴血,如此万众瞩目的场合,被一个alpha调戏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教官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名字?为什么迟到?不知道我的规矩吗?前几天上课你没带耳朵,难道还没带脑子吗?”安娜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这下兰卡脸热的能现场煎个蛋。

    “报告教官,他叫兰卡。”忽然,人群里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。其他人闻言全都嘶嘶笑起来,兰卡更加尴尬。

    安娜也愣住了。她刚才还大言不惭地夸奖兰卡意志坚定,结果转眼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她有些恼怒,冲着发出声音的方向吼道:“你又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这下人群突然空出来一个大圈,圈里面的人瞬间鹤立鸡群,一枝独秀。

    在安娜严厉的目光中,那个人终于开口了:“报告教官,我叫科维其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新生们毫不客气地大笑起来,哪里还顾得上安娜的训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安娜活了两百年的老脸都险些抽搐,咬着牙一字一顿道:“好,很好,科维其,兰卡,绕着训练场跑8000米,跑的慢的那一个再加2000米。”

    新生不怕死地开始起哄,吹口哨,幸灾乐祸的一塌糊涂。那几个贵族子弟因为知道兰卡和科维其的身份,反而很收敛,只是投过来同情的目光——一边已经在心里默默给安娜点蜡——天哪,一下子就得罪了皇室和贵族,这个教官,牛!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动起来。”安娜一甩教鞭,强大的气场让一群新生全都夹紧了尾巴。

    “报告教官。”忽然,从新生群里冒出来一个沉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哪个?出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,我叫安尼特。”安尼特从人群中走出来,眼神往兰卡身上瞥了一眼,又飞快挪开。他向安娜敬了个军礼,道:“兰卡身体不好,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,他还在昏迷。我认为他现在需要的是休息,请教官批准。”

    “休息?”安娜一鞭子甩在地上,啪的一声响彻整个训练场,“如果在战场上,你的敌人会让你休息吗?你有几个脑袋休息?”安娜怒极反笑,冷哼了一声,“既然你这么关心同学,那好,你们三个,每人跑一万米。谁跑不完,今晚不准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个龟孙子,尽会帮倒忙。”科维其不悦地撇撇嘴,抱怨道。本来只要一个人跑一万米就能解决的事情,被安尼特一搅和,三个人都得遭殃。

    兰卡也想揪住安尼特狠揍一顿,这人真是火上浇油干的不能再漂亮。可是想他也是一片好心,只好怨念地瞥了他一眼,嘴上却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安尼特却被他这一眼瞧得心中一紧,连忙小跑到兰卡面前,小声道:“殿下,我在前面领跑,你们跟在后面,这样会轻松一点。”

    兰卡正要点头,科维其已经不屑地一扭头:“马屁精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样说,可是在安娜的淫威之下,他们也只能认命地跑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新生看好戏地望着他们的背影,龇牙咧嘴好不快活。安娜板着脸看着他们,冷哼道:“所有人都有,绕着训练场跑5000米,排在后面的四百人,每人再加3000米!”

    训练场上顿时如人间地狱,一片哀鸿遍野。

    兰卡他们率先出发,已经甩出其他人一大截。

    安尼特在前面领跑,这是最累的活,可他一声不吭,距离就像计算好的一样,每一步踏出去,该是多少就是多少。

    即使是这样,兰卡依旧跟的很吃力,他身体没有恢复,这样长途奔跑对他来说十分痛苦。安尼特听到身后呼哧呼哧的声音,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,然后有意无意地脚下就慢了起来。

    兰卡感激地朝安尼特望过去,不自觉就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安尼特脚下一个趔趄,慌忙扭过头去,深吸一口气,继续稳稳当当地在前面领跑。

    科维其一直跑在兰卡身边,望着这两个人眉来眼去的,冷哼了一声。